科技监听制造“绿色恐怖”
发布日期:2021-06-11 16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过去一向主张检警调的监听、侦控作法,侵害台湾民众权益至巨,并借此攻击执政作为。如今,同一个却在全面执政之后,一反过去维护人权的立场,专做侵害人权、制造绿色恐怖的勾当。新出炉的“科技侦查法”草案只是其中一端。

  要理解“科技侦查法”,不能只听当局讲,或者看法务部就这个法的条文做表象上的解释,而是必须深入了解订立这个“法”的整个历史背景,才能正确理解该法的线月发生“马王政争”事件,连带的牵扯出“最高检察署特侦组”曾经于当年5月16日至6月14日监听“立法院”总机的风波。当时,在野的几乎全员出动,猛力抨击违“法”监听,进行政治恐怖活动。

  在强力推动下,台“立法院”于2014年1月间通过了“通讯保障及监察法”的修正案,将过去“一案吃到饱”式监听,修法成一张监听票只能监听一人。而且,检警调等单位若要调取电话通联纪录,除非有急迫性或涉及强盗、掳人勒赎、毒品等10年以上重刑的罪,都必须取得法官许可。

  不论监听法怎么修,都十足反映了当年讲的,维护人民通讯自由权的不受干扰及侵害。但是,今天轮到执政,对于通讯自由权利的思维就变了,回到了“马王政争”之前,他们曾经极力批判的通讯监察时代。

  认为,以前“通讯监察法”侵害人民通讯自由的权利,都由检警调径自为之,所以在修法时,加入了必须法院核准的规定。也抨击,以前的“通讯监察法”容许“一票吃到饱式监听”侵害人权,所以修法限制一件监听票仅限监听一人。

  但当局现在推出“科技侦查法”,授权检察官与司法警察可以在没有取得法院的许可下,就对民众的手机植入监控程序,需要侦查特定对象时就开启,搜证时连周边场域都可一并侦查,把台湾人置于24小时监控当中。

  当然,草拟这一法案的台“法务部”,可以说这个法是为了因应当前流行的社交通讯软体,求办案上的时效,也都是为了打击犯罪。问题在于,我们过去订定“通讯保障及监察法”的时候,不也说是为了打击犯罪、争取办案时效?结果查澳门六合天天彩现场直播,当年还不是给予政治化,强力抨击。

  况且,台“法务部”提出的立法需求就现行的“通讯保障及监察法”予以增修,就能轻松简明的达到目的,实在不必大费周章另订一个“科技侦查法”,引来质疑。

  当局舍增修“通讯监察法”的明路不走,坚持要另立新法走暗道,绝对有它“司马昭之心”的政治目的。至于是不是要给“东厂复辟”铺垫法律基础,让台湾进入绿色威权警察国家时代,我们拭目以待。